當前位置: 主頁 > 經濟新聞 >

股票平台搭建 紮根邊遠山區40載 他將南川大樹茶變“搖錢樹”

2019年08月12日 03:50 來源:重慶晨報 

  “劉老師今年67歲了,但是你們年輕人爬山可能都比不過他。”

  重慶市藥物種植研究所黨委書記雷治政口中的“劉老師”,就是該研究所主任技師、重慶市優秀共産黨員劉正宇。

  雖然和劉正宇做了多年的同事,對他也非常熟悉,但是聽完劉正宇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重慶市優秀共産黨員先進事迹巡回報告會上的發言後,雷治政依然和很多聽衆一樣,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爬山,是劉正宇工作必備的技能。44年來,他每年有200多天奔波在崇山峻嶺中,開展中國藥用植物資源研究。也正因如此,同事們都喜歡叫他“爬大山的老劉”。

  報告發言結束後,劉正宇依然熱情不減,意猶未盡:“我作報告時說自己80歲退休,我想我還能幹得更久。”

  牢記父親臨終囑托:永遠跟黨走

  “無論在什麽情況下,你都要感謝黨的培養,要永遠跟著黨走!你要竭盡所能地報答黨和人民。”

  這句話是劉正宇的父親臨終前的囑托。劉正宇一直記著這句話,並把它作爲一生的信念。

  1984年,劉正宇加入中國共産黨。

  在劉家的6個兄弟姐妹中,劉正宇排行老五。劉正宇說,家人都深受父親影響,牢記著父親的囑托。在劉家6個兄妹中,有5人曾被評爲縣級以上的優秀黨員。

  “是黨組織培養了我,所以我必須做好工作,來感謝黨的培養。”劉正宇說,在雲南讀大學期間,黨組織給予了他很多支持和幫助。大學畢業後,劉正宇選擇回到重慶,進入重慶市藥物種植研究所工作。

  後來,和劉正宇一起進入研究所工作的十多個同學都先後離開,到規模更大的單位工作,但他卻堅持留在研究所,一幹就是40多年。

  “這個選擇,我從來都沒有後悔過。”劉正宇說,這麽多年來,有不少單位想用高薪挖他走,都被他婉拒。他說,自己要一輩子“賴”在大山裏,因爲自己的根在大山。

  花3個多月找到消失百年的崖柏

  40多年裏,劉正宇幾乎走遍了金佛山的每個角落。每年差不多有200多天,劉正宇都在野外搜集標本和調查研究。武陵山、秦巴山、峨眉山、貢嘎山、橫斷山、金沙江、烏江、神農架、西雙版納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劉正宇習慣了在大山裏工作。在大山裏,他發現並命名藥用植物新種106個,帶領團隊采集了各類動植物標本三十余萬份,積累了數千萬字的原始材料,調查發現了白頰黑葉猴、南川木波羅等衆多動植物的新分布和新資源。學術界還特別將他新發現的兩種植物命名爲“正宇耳蕨”和“劉氏鱗毛蕨”。

  最讓人稱道的是,劉正宇發現了崖柏。崖柏是世界上最珍稀的裸子植物。1892年,法國傳教士、植物愛好者法吉斯在重慶城口縣鹹宜溪首次采集到崖柏標本,回國後被巴黎自然曆史博物館收藏。

  然而,之後的百年間,再也沒有人尋到崖柏的蹤迹。1988年,崖柏從自然保護名錄中除去。

  “崖柏沒有滅絕!”劉正宇憑借自己在大山裏多年的工作經驗,做出了這樣的判斷,他決定要找到崖柏。

  1999年,劉正宇帶領考察隊走進大巴山深處,經過3個多月的艱難尋找,最終在城口明中鄉龍門村發現了消失100年的古崖柏。

  2000年,劉正宇在中國植物雜志上發表名爲《崖柏沒有滅絕》的文章,震驚世界。此次發現也促進我國在2003年批准成立大巴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紮根大山讓他成了野外生存專家

  因爲工作任務需要,劉正宇經常要帶領隊伍到大山裏尋找植物。從天亮一直找到天黑,這是常有的事,露宿野外就更不稀奇。

  劉正宇回憶說,自己餓得最久的一次,是三天三夜在野外沒吃沒喝。“那時候還比較年輕,經驗不夠豐富,隨身帶的物資不多,又迷了路。”餓過肚子以後,他開始摸索野外生存的方法。

  後來,劉正宇每次在野外工作都會帶上魚竿、漁網、鹽等物品。露宿野外沒有吃的時,他就啃樹皮,吃草根,或者捕魚充饑。

  最驚險的一次是劉正宇和野熊正面交鋒。“那次我正在尋找槲蕨,碰到一只野熊,我從山上往下走,它從山下往上走,距離不超過10米。”劉正宇現在說起都有些後怕,熊站起來比他高出一大截。劉正宇當時閉上眼睛,靠邊站著不動,這只熊在他身邊徘徊一陣之後,才慢慢離開。

  豐富的野外工作經驗,讓劉正宇這個植物專家也成爲了野外生存專家。

  曾把身上僅有的100元留給山裏娃

  劉正宇說,在大山裏工作,每次路過村莊,都常常會有農戶主動邀請他到家裏做客。“他們給了我很多幫助,所以我要更加努力工作,回報他們。”

  有一次,劉正宇在一個村的村口遇到了5個小學生。“他們看我們是考察隊的,就給我們敬隊禮。”他說,當時已經是下午4點左右,孩子們都還沒有吃午飯。“他們一天只吃早飯和晚飯。早上吃完飯就去上學,路上要走3到4個小時。”

  劉正宇鼓勵孩子們要好好學習。他摸了摸口袋,掏出了身上僅有的100元。因爲還有重要的工作要做,劉正宇把錢交給了附近小商店的老板,請他幫忙把這張100元分給5個孩子,每人20元。

  12年後,劉正宇因爲工作再次來到這個村子時,村黨支部書記拿出了一張100元,而這正是他當年給孩子們的100元。

  “我沒有想到,村裏一直留著這張100元,就是要鼓勵更多的孩子好好學習。”劉正宇說到這裏突然哽咽。讓他感到欣慰的是,當年那5個小學生裏有4個考上了大學,走出了大山。

  他把植物變成了村民的“搖錢樹”

  今年已是67歲的劉正宇仍然紮根大山,他先後三次延遲退休,繼續致力于藥用植物研究,並盡心竭力培養學術團隊。

  “我現在還幹得動,所以我想幹更多事。”劉正宇說,他會一直幹到自己幹不動爲止。

  劉正宇也是唯一一個參加過全國第2次、第3次、第4次中藥普查的植物專家。他收集的民間方子有3000多個,方子中的藥材特性、藥用價值、産地、分布等情況,他都會進行仔細研究,詳加注解。

  劉正宇說,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幫助到更多的人。

  劉正宇這麽說,也這麽做。他在酉陽發現了青蒿素含量極高的紫杆黃花蒿野生資源,于是和團隊幫助當地建立了青蒿素藥廠;他還曾爬上金佛山海拔1000米以上地區,把南川大樹茶從一文不值變成了農民手中的“搖錢樹”……

  當提及今後的目標時,劉正宇回答:“我不知道怎麽定,但是我知道,我還有事情沒做完,所以要一直做下去。”

  重慶晨報·上遊新聞記者 劉波 實習生 吳旭洋

  人物檔案

  劉正宇,男,67歲,漢族,中共黨員(黨齡35年),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中國專家組成員,全國衛生系統先進工作者、重慶市優秀共産黨員。他紮根邊遠山區40多年,爲中國藥用植物資源研究傾盡畢生的心血。

  他帶著團隊走遍了祖國的山山水水,共收集制作各類動植物標本達30余萬份。1998年,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宣告崖柏在全球野外滅絕後,他帶領考察隊走進大巴山深處尋找3個多月再次發現了野生崖柏,在國際植物學界引起強烈反響。在參與主持國家“523”項目子課題“酉陽青蒿資源青蒿素含量及生態生物學調查研究”時,除找到蘊藏量大、質量好的青蒿産地外,還幫助酉陽建立了我國第一座青蒿素藥廠;金佛山海拔1000米以上的南川大樹茶,從一文不值變成了農民朋友手中的“搖錢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