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經濟新聞 >

與京東有關的股票 美經濟專家:美國企業和消費者的利益正遭受損害

2019年08月12日 04:48 來源:人民日報 

  美國專家學者批評政府升級對華經貿摩擦

  “美國企業和消費者的利益正遭受損害”

  連日來,美國政府先是宣布擬從9月1日開始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的關稅,隨後又將中國列爲所謂“彙率操縱國”。這一系列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舉動在美國國內引起不滿,許多專家學者認爲,升級對華經貿摩擦只會給美國自身造成更嚴重損害,同時也將給全球經濟發展和穩定帶來更大風險。

  “指責中國‘操縱彙率’沒有根據”

  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尼古拉斯·拉迪認爲,美國一些人先後推出新一輪加征關稅計劃和“彙率操縱國”指控,這違背了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大阪峰會期間美中兩國元首達成的共識。

  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管理學院經濟學教授傑弗裏·弗蘭克爾撰文指出,當彙率由市場決定時,它會自動抵消關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條款中有關彙率操縱的國際公認標准包括以下兩條——一國爲壓低本幣彙率而持續進行單邊幹預,以及巨額經常賬戶盈余,這些都不適用于今天的中國。此番美國財政部突然決定將中國列爲“彙率操縱國”,這是美方“肆意踐踏既定規範、專業見解、美國機構長期信譽乃至法律文本的又一個例證”。

  弗蘭克爾還指出,美國政府現在一方面指責中國“操縱彙率”,另一方面自己卻希望能操縱美元彙率。“美國政府不滿足于施壓美聯儲降息,還明確試圖通過公開發聲壓低美元彙率。”

  卡托研究所貿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爾·伊肯森認爲,當前美國政府的保護主義政策正在推高美元彙率,“這只會導致永久的貿易赤字”,“如果希望美元穩定下來,我們需要制定更可預測、更冷靜的政策”。他還表示,目前美國“沖動的、不可預測的冒險政策”正在全球範圍內引發“不確定性浪潮”。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政治經濟學家、高級研究員斯蒂芬妮·西格爾同樣認爲“指責中國‘操縱彙率’沒有根據”。她表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此前發布的報告就指出,中國外部頭寸基本符合經濟基本面。從全球金融穩定的角度看,人們希望美國政府的決策能變得更加審慎。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近來連續在《紐約時報》等美國媒體就美對華經貿摩擦問題發表文章。他認爲,“懂經濟的人一直在從美國政府中不斷流失,剩下的大都是無知之輩”,把受到加征關稅限制的進口商品的價格與其他進口商品的價格進行比較,會發現美國企業和消費者的負擔明顯加重了。“這實際上是對美國消費者增稅。”

  “經貿摩擦升級的結果只會是雙輸”

  “美國消費者將支付加征關稅措施的大部分成本,出口行業和價值鏈上的失業工人也將爲加征關稅付出代價。”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經濟學高級研究教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第一副總裁安妮·克魯格表示,“經貿摩擦升級的結果只會是雙輸。”

  克魯格強調,自己支持開放的多邊貿易體制,也支持通過世界貿易組織框架解決貿易爭端。她說,有證據表明,經貿摩擦正在損害全球經濟。此外,由于不確定性增加和經貿摩擦升級,美國經濟增長或進一步放緩。“我相信人們終會意識到經貿摩擦的破壞性有多大。在經貿摩擦問題解決前,那些實施開放貿易政策的國家經濟增長將比其他國家更快。”

  “如果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的關稅,顯然會提高美國消費者購買商品的成本。”弗蘭克爾對記者表示,“越來越多證據表明,美國企業和消費者的利益正遭受損害。很少有人相信美國正從目前的情況中受益。”弗蘭克爾還強調,美國現在一些人認爲加征關稅措施將迫使中國作出讓步,這一想法是錯誤的。

  自本屆美國政府實施保護主義政策以來,許多經濟學家不僅從經濟學原理指出其危害,還對加征關稅措施的具體影響展開了大量實證研究。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菲利克斯·廷特爾諾與記者分享了自己同其他兩名經濟學家新近開展的一項研究。該研究考察了2018年美國對進口洗衣機加征關稅所造成的影響。研究發現,加征關稅導致美國消費者購買洗衣機的成本上漲了12%左右,這意味著每年總體消費成本上升15億美元。加征關稅不僅讓消費者付出更多成本,還會導致他們難以享受更優質的産品。

  “美國的排外主義和保護主義將危害全球”

  “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出現經貿摩擦,勢必會對全球經濟産生不利影響。去年以來,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前景變得更不明朗。”弗蘭克爾說。

  目前,全球投資市場面對中美經貿摩擦升級的避險心態正逐步顯現。摩根大通分析師約瑟夫·盧頓和布魯斯·卡斯曼不久前在一份報告中寫道,“與地緣政治不確定性(主要是貿易沖突)相關的商業信心下滑是拖累全球增長的核心因素”“這種拖累已導致全球資本支出增長出現實質性放緩。全球工廠産出持續疲軟,連續三個季度的年化增長率停滯在1%左右。”

  在升級經貿摩擦的同時,美國一些人正試圖將美國對華政策推向全面盲目對抗。許多長期關注中美關系的專家認爲,這一做法將給地區乃至全球局勢穩定造成負面影響。

  美國前代理助理國務卿董雲裳在一場演講中提出,對競爭的過度關注將導致長期的零和視角,如果美中雙方不把政策重點放在共同利益上,兩國就無法合作。

  美國前駐華公使傅立民指出,“美國的排外主義和保護主義將危害全球。美中兩國積極參與國際體系是兩國繼續前進的前提,也是全球繁榮穩定的先決條件。”

  (本報華盛頓8月11日電)

  本報駐美國記者 章念生 胡澤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