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文化新聞 >

動視暴雪股票 22名鄉村師生綻放舞台引發的思考

2019年08月12日 06:28 來源:中國青年報 

  22名鄉村師生綻放舞台引發的思考

  12名鄉村孩子和10名鄉村教師正在彙報演出。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樊未晨/攝

  一束強光,22名白衣、素顔、赤腳的師生站成三堆,他們目光堅定而純淨、手臂無聲搖動、身體隨著音樂變換著姿勢,三棵樹的生命狀態在這寂靜的舞動中被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

  剛剛過去的那個周末,一場名爲《寂靜》的默劇在北京的蓬蒿劇場上演。參加演出的是12個孩子和10名老師,他們來自全國9個省份的偏遠農村學校。

  12名孩子中還有兩名是聾啞人。

  在過去的6天,這22名學生和老師參加了由中國教師發展基金會主辦、蓬蒿棱藝學院承辦的融合教育公益戲劇營。

  6天裏,他們參與了戲劇入門和默劇表演的培訓。

  6天裏,他們享受了大學教授的授課。

  6天裏,他們與法國默劇大師菲利普·比佐朝夕相處,這位默劇大師被稱爲用肢體與表情書寫無字詩歌的“動作詩人”。

  因此,彙報演出那天,雖然台上站著的是22個僅接受了6天戲劇教育的“速成演員”,但是他們寂靜的舞動仍然深深地震撼了觀衆。他們所彙報的劇目《寂靜》也入選第十屆北京南鑼鼓巷戲劇節邀演劇目。

  22位鄉村師生在舞台上的綻放留給了我們很多思考。

  “我給他們打開一扇門”

  “我的默劇不僅是表演,是一種精神,還是一種能夠觀看的人生。”菲利普·比佐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采訪時說。

  這種形式剛剛好。來自鄉村的孩子本來就腼腆放不開,更何況其中還有兩個聾啞人,默劇正好讓障礙不再成爲障礙。

  雖然看得見的障礙不存在了,但是看不見的障礙仍然存在:鄉村的孩子離用藝術的手段表現自己還太遠。

  “這些孩子剛來的時候非常緊張,別說表演,站在台上介紹自己都很難。”一位此次活動的志願者說。

  在舞台上,大師把師生們按照身高分成了三組,三組人成縱隊站立,每個人用手搭著前一個人的肩膀,然後除了每一列第一個人之外所有人都閉上了眼睛,第一個人開始根據比佐的動作指令做動作,隨著第一個人開始動作,後面的每個人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我從來沒有如此專注過自己的身體。”一個學生說,“當閉上眼睛時,外界環境好像不存在了,只剩下細心體會,自己的身體能感受到的東西如此之多!”

  在這種專注過程中,師生們慢慢放松了自己,“我們的身體變得柔軟起來,比佐讓我們隨意走著,他一擊掌,我們便定在原地並保持那一瞬間的動作,我發現我們的動作很優美。”山西平遙朱坑鄉南依澗中心小學的段穎顯老師說。

  表演、藝術、創作就這樣慢慢成長出來。

  “沉默是想象的渠道,我給他們打開了一扇門。”菲利普·比佐說。

  應該說這是一道釋放自己的大門。

  來自雲南普洱市景谷縣特殊教育學校的劉小貝終于可以完全打開自己,與來自河北的中學生陳奕熙共同完成了短劇片段“蝴蝶”。台下的觀衆根本無法分辨他們兩人哪一個是聾啞人,觀衆們感受到的是同樣的純淨和細膩。

  打開的門能否不再關上

  打開的門是否會關上?

  既然是門,可以打開當然也可以關上。

  這扇在大師幫助下打開的門會不會隨著孩子們回到鄉村而關上?

  人們有這樣的質疑並不奇怪。

  在今年4月教育部召開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體育衛生與藝術教育司司長王登峰就曾經這樣說:“在很多人看來,在學校教育工作中體育是短板,但是相對于美育而言,體育還算是強的,在學校教育中,美育是比體育還要短的那個短板。”

  據了解,全國義務教育階段美育教師的人數已經由2008年的43.41萬人增加到2018年的71.7萬人,10年來平均增速爲5.1%。但是,美育教師的缺乏在廣大鄉村學校仍然是一個事實。

  “我們學校,沒有在職在編的音體美教師。”來自雲南山區的老師說,音體美課或者外聘老師,或者就由學校其他老師兼任。“能保證開齊,但是不能保證開精”。

  在這種情況下,孩子們的美育課程的質量就可想而知了。

  “我們的音樂課到期末的時候經常被數學課占掉。”湖北的孩子說。

  “我是數學老師,也教孩子們畫畫,如果哪節課孩子作品完成的快,我就會對孩子們說‘來吧,做做練習冊吧’。”山西的老師說。

  ……

  音樂課、美術課是國家規定的課程,在鄉村學校依然很難保證,更何況戲劇教育!

  難道鄉村孩子們用6天借由戲劇打開的這扇門必定會關上?

  “這次的戲劇營不是爲了訓練老師和學生的表演素養,也不只是爲了最後的呈現演出。”戲劇營的策劃方蓬蒿棱藝學院的負責人金赫男說,這次戲劇營的課程和培訓內容,最重要的不是關注舞台上“美不美”“像不像”,而是借著戲劇這個“腳手架”,引導學生在創設情境、發揮想象過程中得到深切的生命體驗。這是一場以教育戲劇爲主題的戲劇營,落腳點在于“育人”。

  “我們學校這次不僅來了兩個聾啞孩子和一個老師,我也過來了。”雲南普洱市景谷特殊學校的校長羅豔芳說,老師和學生在這裏更多的是打開眼界、學習新的知識和技能,而羅校長考慮的則是,如何把這裏的6天學習融入到學校的日常教學中。

  “鄉村教育也不都是應試的,我們也希望給孩子提供更高水平的素質教育。”一位老師說,鄉村學校正在尋找一個讓自己的教育教學更上一層樓的“抓手”。

  很多人覺得戲劇教育只有城裏孩子能做,周笑莉老師說,戲劇不僅是劇場裏的事情,更是課堂裏的事情。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樊未晨 實習生 秦臻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