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社會新聞 >

漲的股票 貴州納雍百戶房屋開裂3年 村民“膽戰心驚過日子”

2019年08月12日 08:11 來源:新京報 

  在砂石廠震耳欲聾的炮響之中,房屋的裂縫越來越大,村民們擔心不定哪天房子就塌了。

  將近4年了,開裂的房屋仍沒得到賠償或修繕,百余戶村民或借住親友家,或離家打工,無處可去的,只好住在牆面、地基裂了縫的危房裏,“膽戰心驚地過日子”。

  這是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居仁街道辦事處大沖村和路尾社區,受損房屋除了村民自建房,還包括6棟當地政府建設的安置房。村民指稱,房屋開裂是因附近砂石廠爆破采石,沒有控制炸藥量。

  作爲受委托的第三方檢測機構,南京地質工程勘察院和江西省勘察設計研究院先後兩次鑒定,都認定這一區域內房屋開裂受損,爲砂石廠采掘爆破所致。

  但這個鑒定結果並不爲砂石廠所認可,其還將江西省勘察設計研究院告上了法院,拖了三年的村民受損房屋賠償維權,再度陷入僵局。

  圖爲路尾社區村民楊博坐在他原來的房間裏,如今這個房子因牆體開裂無法居住。新京報記者 鄭新洽 攝

  村莊百戶房屋“被震開裂”

  涉事的砂石廠處于幾個村民小組的包圍正中,周邊是納雍縣居仁街道辦事處大沖村沖底組、林家寨組和路尾社區。

  離縣城10余公裏的大沖村、路尾社區住著百余戶村民,當地村民主要種地、打散工。

  兩個村子地處高處,村角就是砂石廠。砂石廠名爲貴州安居實業有限公司,根據天眼查信息顯示,該公司注冊于2013年3月22日,采用炸藥對山體的石頭進行爆破後,將石料打碎成砂石或將石料進行銷售。2019年1月22日,貴州安居實業有限公司(砂石廠)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而被納雍縣人民法院強制執行,至此砂石廠完全停工。

  砂石廠停工,但爆破所造成的影響,卻一直未消除。

  當地村民回憶,砂石廠2014年開工,前期采石也有采用爆破方式,但動靜並不是很大,大家也沒覺得受到影響。但2016年開始,砂石廠頻繁放炮炸山、采石,聲響也比以前大很多,周邊的居民能明顯聽到窗戶抖動的聲音,此後,村裏的房子逐漸出現牆體開裂的情況。

  “這都是砂石廠放炮炸的。”村民李龍祥告訴新京報記者,從2016年初開始,砂石廠爆破作業頻繁,直至8月份,他看到自家的房子開始出現裂紋,“後來隨著砂石廠的爆破工作,裂縫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多”。

  砂石廠西北邊的路尾社區,沿著由北往南的村道集中居住著數十戶村民,房屋的牆體、地板、天花板等房體均出現不同程度的開裂。

  村民姜旭還記得2016年的一次放炮,當時他正睡午覺,“只聽‘嘭’地一聲,把我嚇得以爲地震了,從床上跳起來,跑到樓頂上去。”

  “當時真以爲是地震。”村民姜遠俊回憶,此後的數次爆破後,姜遠俊家的天花板逐漸開裂,直至漏水。

  李龍祥的隔壁鄰居家的房屋出現大面積開裂是在2016年8月以後,因爲房屋開裂受損嚴重,無法居住,鄰居已出門務工。

  8月3日,李龍祥帶著新京報記者來到其鄰居的房屋查看,在外牆與硬化地面相接的地方有一條長約5米,寬約4厘米的裂口,裂口深度可見基石,裂口外拱。而內牆與地面相接處也有寬約3厘米的裂口,牆體石灰嚴重脫落,牆體開裂,因爲滲水,牆面發黃。

  如同姜遠俊、李龍祥家房屋受損的,還有路尾社區村民任豔、楊博等數十戶,有的房屋周身開裂,嚴重影響居住。

  “砂石廠越是放炮,裂紋越明顯,到最後,房屋天花板出現大面積開裂,樓頂上的水都漏在房間裏,”姜遠俊告訴新京報記者,發現房子出現裂紋後,他們找到砂石廠,“砂石廠就叫我們去找政府,但是找了政府後,一直沒有一個結果。”

  村民林華勇家牆壁開裂嚴重,因責任認定和賠償未到位,他只好搬進了安置房,沒想到安置房也出現裂縫。新京報記者 鄭新洽 攝

  6棟安置房都有裂紋

  8月,是當地的雨季。這也是大沖村和路尾社區村民最爲恐慌的時節。

  “只要一下雨,免不了會漏水,不敢在屋裏住,牆體變形的房屋更是危險,就怕塌了砸到人。”村民姜遠貴告訴記者,一些村民的房屋受損後,遇到雨季,只能到房屋安全的親戚家住或者是在外尋找安全的住所。

  受損的不僅是村民的自建房,距離砂石廠約500米的6棟安置房,也有大小不一的裂紋。

  受損的安置房是納雍縣2014年扶貧生態移民搬遷項目居仁街道大沖安置點,位于路尾社區,距離李龍祥家不足三十米,安置房共有6棟,每棟6層,共18個單元。

  安置房住戶姜旭告訴記者,他從2016年之前就搬了進來,一開始,安置房的牆體並未出現裂縫,隨著砂石廠的爆破作業,牆體開始出現裂紋。

  路尾社區村民李龍祥的隔壁鄰居家房屋出現大面積開裂,硬化地面相接的地方有一條長約5米,寬約4厘米的裂口。新京報記者 鄭新洽 攝

  記者從姜旭提供的一份協議中看到,姜旭于2014年8月21日與納雍縣居仁街道辦事處簽訂協議,不久就住進安置房,“那時砂石廠就在生産,從2014年到2017年,砂石廠的爆破動靜越來越大,後來發現,安置房也裂了。”

  8月4日下午,新京報記者查看安置房發現,幾乎每根柱子都出現了不同程度、不同大小的裂紋。離砂石廠最近的三棟安置房,牆體與地面的相接處出現多處裂紋,有的甚至裂紋寬度達到5厘米。

  林華勇因爲老房子出現大面積開裂搬到安置房內居住,但讓他沒想到,還是繼續被籠罩在房屋開裂的恐懼之中。

  對于一人獨居的林登舉來說,他曾想通過當地政府,申請入住安置房,但是因爲安置房牆體也存在開裂,且不通水的情況,只好選擇繼續住在不通電、又被損壞的舊房裏。

  居仁街道辦事處黨工委書記陳林則介紹,安置房是通過驗收完成、並且合格後才有人入住,但是對于房屋開裂一事,具體原因並不知情。

大沖村一村民家中天花板被震裂,每到雨天都得放盆接水。新京報記者 鄭新洽 攝

  兩次鑒定都與爆破有關

  村民們發現房屋集體出現裂紋是在2016年之後,直至2018年底砂石廠停止爆破。

  李龍祥回憶稱,三年多的時間裏,村民們就此事進行過20余次的維權行動,甚至沖動到去堵住砂石廠的大門。

  爲了厘清房屋開裂受損的原因及責任,當地政府、村民及砂石廠,曾兩次邀請第三方檢測鑒定機構,到現場進行勘察鑒定。

  第一次鑒定于2016年10月14日開始進行,由南京地質工程勘察院、納雍縣國土資源局、村民代表及砂石廠貴州安居實業有限公司代表組成調查組,對63戶共71棟房屋進行了現場調查,鑒定結果認定部分房屋受損開裂與砂石廠爆破采石有關。

  雖然結果認定房屋受損與爆破有關,但因認爲報告中沒有李龍祥、林華勇等近百戶受損房屋的鑒定結果,多數村民不認可這份鑒定報告。

  “南京地質工程勘察院的工作人員來檢測時,並未挨家挨戶進行檢測,也不是透明的。”李龍祥回憶,這就是多數村民質疑該鑒定結果的原因。

  後來,村民們又集中向居仁街道辦事處反映該情況。于是,2017年12月16日,居仁街道辦事處對村民們承諾:申請地災部門15日內委托鑒定單位介入進行鑒定;鑒定結果出來後20日內安排砂石廠啓動理賠;鑒定期間,如果砂石廠老板外逃,辦事處承諾追回房屋理賠資金。

  一周之後,居仁街道辦事處再次向村民做出鑒定及協助獲取理賠的承諾,並形成書面文字,蓋章留存。

  2018年1月12日,納雍縣主要領導到事發地進行調研,進入村民姜遠俊家中查看情況。

  姜遠俊描述,這位領導在了解大概情況後,要求相關部門做好工作。

  然而,幾個月過去了,房屋開裂的事情並未得到解決。村名們再次向居仁街道辦事處進行反映。

  2018年3月,居仁街道經過協調砂石廠、村民、原納雍縣國土局後,同意由江西省勘察設計研究院對第一次鑒定提出質疑的村民房屋重新鑒定,三方簽訂委托檢測協議。

  2019年5月,村民拿到鑒定報告。鑒定報告顯示,“委托檢測的47戶、65棟房屋開裂主要原因是受到砂石廠采掘爆破所影響”。

路尾社區,一村民家牆壁因爲爆破導致牆體開裂滲水。新京報記者 鄭新洽 攝

  砂石廠起訴鑒定單位

  江西省勘察設計研究院出具的《貴州省納雍縣居仁街道辦事處大沖村沖底組、林家寨組及路尾社區墓墳組地質災害成因分析論證圖》顯示,在其進行檢測的範圍內,安置房處在爆破震動允許安全距離界限(爆破源與人員和其他保護對象之間的安全距離稱爲爆破安全距離範圍)內,屬檢測“炮損”影響對象。

  8月5日,居仁街道辦事處武裝部部長李聰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第二次的鑒定結果出來後,砂石廠對鑒定結果提出質疑,並將江西省勘察設計研究院告上法院,畢節市七星關區人民法院對此已經立案。因此,承諾村民的條款也就擱置不前。

  李聰稱,在村民們和砂石廠進行多次交涉期間,居仁街道辦事處也曾多次進行協調,讓砂石廠和村民們坐下來調解,“花點錢,能修複的就修複,不能修複的,達到賠償的就賠償。”

  “砂石廠起訴,從法律角度來講,時間確實會很漫長,老百姓等不起,”李聰稱,在對砂石廠進行多次工作後,還是沒能協調下來。

  李聰認爲,在法院受理砂石廠起訴江西省勘察設計研究院一案期間,“老百姓只能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去等。”

  貴州安居實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彭思虎告訴新京報記者,砂石廠因爲經濟問題,在年初已經停業。對于當地村民房屋開裂與砂石廠的爆破問題,彭思虎表示,因爲在第二次檢測報告中沒看到專家意見,覺得檢測報告存在問題,所以就起訴了鑒定公司和納雍縣相關部門。

  圖爲納雍縣2014年扶貧生態移民搬遷項目居仁街道大沖安置點,住戶姜旭家中嚴重變形的陽台門。新京報記者 鄭新洽 攝

  當地重啓房屋受損等級評定

  村民姜遠俊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受損的房屋是在當地政府的幫扶下于2014年修建完畢並入住,並且還獲得“小康之家示範戶”的稱號。和姜遠俊家情況相似的,在路尾社區以及大沖村,還有數十戶“小康之家示範戶”。

  受到當地政府扶貧幫扶的還有村民姜方林。2013年,姜方林被居仁街道辦事處認定爲貧困戶,居仁街道辦事處對其進行産業扶持、醫療保障、危房改造等幫扶措施後,姜方林重新修好住房。2018年,姜方林脫貧。但在2016年至2018年期間,姜方林的新房和其他村民的房屋一樣,“炮損”開裂。

  房屋開裂後,村民們有了意見,“辛辛苦苦修的房子,都沒好好住過,就破了。”

  陳林表示,因爲砂石廠與村民們的糾紛問題,導致當地部分百姓安全住房保障遇到麻煩。

  “即使是砂石廠影響的,怎麽去理賠,理賠的標准是什麽?現在是沒有依據,”陳林告訴新京報記者,因爲涉及的群衆衆多,而且每家的房子受損情況不一樣,開裂程度不一樣,不知道怎麽來定,這是一個難點,還需要找專業機構或者是相關部門對受損房屋作出一個受損等級鑒定,才好去定賠償標准。

  陳林表示,承諾過老百姓的,如果責任認定了,砂石廠拒賠,資産還在。

  8月5日,居仁街道辦事處、納雍縣自然資源局居仁所、納雍縣委宣傳部等多部門工作人員表示,已和第三方權威機構進行溝通,立即開展受損等級評定工作。

  陳林告訴新京報記者,會督促砂石廠,大概兩個月之內將事情處理完。

  8月7日,新京報記者從納雍縣縣委宣傳部獲悉,目前當地已針對涉事街道村民房屋“炮損”問題進行受損等級評定,並對安置房中飲用水不通、部分村民無生活用電一事進行整改。

  8月9日,路尾社區以及大沖村多位村民告訴記者,在新京報記者離開納雍縣後,居仁街道辦事處的工作人員立刻來村裏進行調研,組織相關專業人士對安置房進行查看,並對受損房屋做等級鑒定。

  貴州納雍縣居仁街道路尾社區,六棟安置房和數十間村民自建房出現不同程度的裂縫,村民指稱爲附近砂石廠爆破采掘所致,兩次鑒定也認定房屋受損受爆破影響。新京報記者 鄭新洽 攝

  新京報記者 遊天燚 實習生 李興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