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社會新聞 >

支付寶買股票靠譜嗎 單位會計貪汙挪用巨額公款後潛逃 20年後終落網

2019年08月12日 08:08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圖爲4月25日,職務犯罪嫌疑人姜世強(中)被北京市海澱區紀委監委辦案人員帶回調查。黃創新 攝

  “喂,是海澱區監察委員會嗎?”

  “我是姜世強,我想投案。我現在天津市南開區一個小區裏,請你們來把我帶走吧。”

  今年4月25日上午,北京市海澱區紀委監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工作人員接到職務犯罪嫌疑人姜世強的電話。

  一刻也不能耽誤。海澱區紀委監委追逃追贓專案組成員第一時間開車趕往天津,將躲藏在南開區某小區的姜世強帶回海澱區紀委監委接受調查,並收繳其贓款贓物,現金共計人民幣791850元,以及1本房産證和2份商品房買賣合同。至此,潛逃20年的職務犯罪嫌疑人姜世強終于落網。

  姜世強,男,1970年11月23日生,北京人。1992年7月參加工作,先後任國家國有資産管理局辦公室財務處出納、會計,1995年3月起兼任國家國有資産管理局基建辦公室會計。

  膽大妄爲 貪汙挪用巨額公款

  時光回溯到20年前。1999年10月19日,監察部駐財政部監察局在對國家國有資産管理局基建籌備處進行監督檢查時,發現該單位賬目存在一些問題,要求負責財務工作的會計姜世強配合調查工作。次日,姜世強在未跟所在單位打招呼的情況下離開單位,踏上了潛逃之路,此後杳無音信。

  “我當時從事財務工作,大量的資金從我手裏流進流出,對我産生了巨大的誘惑。我趁單位機構改革之機,將單位公款轉入由我控制的北京六合盛投資咨詢有限責任公司用于經營。”姜世強到案後向海澱區紀委監委第六紀檢監察室辦案人員交代。

  經查,1998年3月6日、4月24日、5月20日,姜世強利用職務便利,通過轉賬支票分7筆將國家國有資産管理局賬戶內9000萬元資金轉入其控制的北京六合盛公司賬戶內,以獲取銀行利息以及在海南華銀國際信托投資有限公司北京證券營業部投資理財獲取收益。

  “我當時的想法是將錢存入銀行,過一段時間再還給單位,既保險,又可以賺取利息收入。”姜世強交代說。截至案發時,已歸還公款8496萬元,尚有504萬元未歸還(其中存于海南華銀國際信托投資有限公司賬戶中的300萬元,已于2000年被海澱區人民檢察院凍結)。

  後來,姜世強在辦理業務時,認識一名投資經理,投資經理說如果將錢存入他們公司,就可以獲得更多的利息收入。在利益的驅使下,姜世強便從單位轉出300萬元公款存入該投資公司,但是,當存款到期時,該公司運營出現問題,300萬元公款無法按期歸還。出現這種情況後,姜世強非常害怕,知道自己闖了“大禍”。

  爲堵塞這個漏洞,姜世強只好從自己管理的基建賬戶資金中再支出300萬元,把缺口補上。由于未被發現,姜世強心中從害怕轉爲竊喜,于是貪欲膨脹,就直接把公款分多次轉入自己開辦的公司賬戶。

  經查,1998年12月至1999年10月,姜世強多次利用職務之便,采取支出不記賬的手段,通過轉賬支票分53筆將國家國有資産管理局基建賬戶內資金共計598萬余元轉入北京海陸昊投資咨詢有限公司賬戶內。該公司成立于1998年11月,股東爲姜世強及其家人,法定代表人爲姜世強之妻董某某。之後,姜世強將該款用于個人購車、購房、炒股等,並大量提現。

  “海澱區紀委監委對姜世強立案後,調查組又核實了姜世強涉嫌貪汙公款751萬元的犯罪問題。”第六紀檢監察室辦案人員劉康說。

  經查,1998年3月至1999年6月,被調查人姜世強利用職務便利,采取支出不記賬手段,通過轉賬支票分多筆將國家國有資産管理局基建賬戶資金共計751萬元轉入其控制的北京六合盛公司賬戶,用于個人購車、購房、炒股等,並通過朝陽區某公司提現320萬元。

  至此,姜世強涉嫌貪汙公款1350萬元和涉嫌挪用公款9000萬元的犯罪事實,基本查清。

  聞風而逃 東躲西藏隱姓埋名二十年

  “1999年10月19日,我得知上級單位要檢查我負責的財務賬目時,預感自己的經濟問題可能會被發現。當時心中十分害怕,感覺像世界末日到來一樣,不知該怎麽辦,只想快點逃離現在的一切。”姜世強到案後交代了自己的潛逃經曆。

  當日,姜世強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中,收拾了一些衣物,拿上家中儲備的大量現金准備離開家。在收拾東西時無意中發現了其同學把妻子胡某的身份證落在他的家裏,他覺得這身份證可能對他有用,于是就裝進了包中。

  接下來,他打電話給妻子董某某,謊稱自己與別人發生了經濟糾紛,被人追債,有生命危險,需要在外面躲一段時間,希望她能陪著一起躲藏起來,妻子同意後,二人一起出逃。他們先在姜世強認識的一個朋友租來的房子裏住了幾天。之後,他們想用同學之妻胡某的身份證買套房子用于藏身,于是從報紙廣告上尋找房源,經過對比,選中了北京順義區某小區,售樓廣告上承諾:現房出售,拎包入住。姜世強認爲此地適合躲避。于是,夫妻二人打車來到順義,用同學之妻胡某的身份證買了一套房,交足了購房全款,並于當天下午入住到新房中。

  雖然有了藏身之地,但姜世強仍吃睡不安,心中恐懼,覺得北京很不安全。在這裏他們住了兩周,就包了一輛車來到天津,如法炮制,按報紙廣告尋找合適房源,後從某售樓處工作人員那裏了解到某小區居民大部分是銀行工作人員。姜世強認爲銀行工作人員流動性大,經常出差,異地交流多,戶籍管理松懈,方便躲避檢查,于是再次用胡某的身份證在此買了一套房子。對外稱自己是在天津某公司工作的北京人,妻子是家庭婦女。

  在這段時間裏,姜世強曾幻想從福建逃往國外,但與福建那邊的“中間人”一直沒有聯系上。最後思考再三,決定不出國了,就在天津“維持”下去。此時,姜世強將潛逃真相告訴妻子,妻子勸他回北京投案,姜世強非常恐懼,不敢回去。後來妻子看在夫妻情分上,便一起留在了天津。

  “在天津住下後,我們深居簡出,不敢拉開窗簾,整天貓在家裏,天天提心吊膽,聽見敲門聲就嚇得魂飛魄散。爲了確保安全,在2001年下半年,我又在南開區另一小區買了一套房子,准備輪流居住以躲避檢查,後來,該小區居民與物業公司産生糾紛,所以一直沒有入住。”姜世強交代說。

  “我愛人一直以來處于緊張壓抑的精神狀態,長期失眠,腎功能也出現問題。由于不敢出示身份證而無法到大醫院就診,發病時就在小診所吃點中藥,後來逐漸發展成爲慢性腎炎……我們的日子過得很苦悶。”姜世強歎息道。

  從1999年至2019年,姜世強在外東躲西藏、隱姓埋名20年。

  法網恢恢 追逃追贓利劍始終高懸

  姜世強涉案金額大,外逃時間長、社會影響惡劣,是當年備受社會關注的職務犯罪案件。

  1999年10月20日姜世強出逃後,監察部駐財政部監察局和國家國有資産管理局立即對基建籌備處相關賬目進行了核查,發現姜世強涉嫌挪用公款犯罪,于1999年10月27日向海澱區人民檢察院報案。1999年11月1日海澱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挪用公款罪對姜世強立案偵查。

  中央和北京市有關部門對此案高度重視,公安部對姜世強發布B級通緝令。但狡猾的姜世強化名後東躲西藏,深居簡出,一直負案在逃。隨著時間的推移,對姜世強的追逃始終未有實質性突破。

  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後,中央追逃辦進一步加大職務犯罪追逃追贓案件督辦力度。北京市紀委監委、市追逃辦把姜世強案作爲重點案件挂牌督辦,多次到海澱區紀委監委聽取專案彙報,並根據該案的特點提出具體要求,實時跟蹤案件進展並指明方向。

  海澱區紀委監委高度重視,將姜世強追逃追贓工作作爲一項重要的政治任務來抓,多次研究案情,積極履行主體責任,針對姜世強出逃時間久遠、有價值信息線索少、追逃難度大等特點,區紀委監委成立了工作專班,制訂具體措施,組織人員調查摸排信息,夯實基礎工作,不斷擠壓姜世強生存空間;對姜世強父母和親屬開展深入細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講清政策形勢和法律底線,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請他們一起規勸姜世強早日歸案。

  今年4月初,外逃20年的姜世強第一次撥通了家裏的電話,得知父母身體不太好,心裏非常難過,傷心地哭了。父親告訴他,海澱區紀委監委的同志多次宣講政策,多年來堅持不懈,一直在挽救他,勸他早日歸案,回頭是岸,並告訴他海澱區紀委監委的電話號碼。

  今年4月25日上午,經過反複激烈的思想鬥爭,姜世強終于放棄幻想,向海澱區紀委監委打來電話,選擇了投案,一樁陳年重案終于成功突破。

  “我的罪行源自一個‘貪’字,貪心之念把我推上了犯罪的深淵。思想上幻想掙大錢,工作上好逸惡勞,生活上貪圖享受,是我親手毀了自己的前程,毀了自己的家庭,鑄就了自己的罪惡人生。”姜世強在認罪悔罪書上寫道。

  “因我所犯罪行,給國家和單位造成了重大經濟損失,影響惡劣,我對不起國家、對不起單位、對不起領導,辜負了他們對我的信任。在長達20年的潛逃中,我對不起父母、妻子、親人,使他們老了無人照顧,病了無法醫治。我是一個不忠、不孝之人,人生徹底失敗,真想重活一回!”姜世強到案後痛心疾首。

  “我願意將我的潛逃經曆寫出來,希望那些和我一樣正在潛逃的人,要以我爲鑒,不要再抱任何僥幸心理,早日面對現實,早日歸案,爭取寬大處理才是唯一正確的道路!”姜世強在《我的潛逃經曆》中寫道。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潛逃者一日不歸,追逃一刻不止。海澱區紀委監委將始終保持高壓態勢,追逃利劍始終高懸,緊追不舍,讓腐敗分子無處可逃。”海澱區紀委副書記、區監委副主任張磊說。(本報記者 楊海龍 通訊員 黃創新 王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