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體育新聞 >

網上開戶後爲什麽不能買股票 埃爾克森“越過”武磊 他會成爲中國足球的答案嗎?

2019年08月12日 07:41 來源:中國新聞網 
    資料圖:埃爾克森效力上港時期。 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資料圖:埃爾克森效力上港時期。 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8月12日電(張一凡) 11日晚,恒大在工體面對國安以3:1取得了堪稱史詩對決的天王山之戰,進一步鞏固了自己在積分榜上的領先優勢。對于今夏重回天體的埃爾克森來說,他也憑借一粒進球正式超越武磊,以103球獨居中超曆史射手榜首位。埃爾克森,能成爲中國足球一直一來想要的答案嗎?

  6年前的深秋,天體迎來了一個具有裏程碑意義的夜晚。埃爾克森接穆裏奇妙傳單刀赴會首開紀錄,幫助恒大吹響了沖向亞冠冠軍的號角。憑借這球,恒大最終如願捧起了該年的亞冠冠軍獎杯,也成爲亞冠改制以來首支登頂的中超球隊。

  兩年後,又一場亞冠決賽,埃爾克森再度成爲了一錘定音的關鍵人物,他的進球幫助恒大1:0力斬阿爾阿赫利,三年內兩度登頂亞洲之巅。兩場決賽,兩個進球,個個價值千金。埃爾克森是恒大的關鍵救星,恐怕很少有人會不信服。

埃爾克森回歸恒大後進球頻繁。 (資料圖:7月16日晚,廣州恒大淘寶隊球員埃爾克森(左)在比賽中進球後與保利尼奧慶祝。當晚,2019賽季中超聯賽第18輪賽事在廣州繼續進行,廣州恒大淘寶憑借保利尼奧的“帽子戲法”和埃爾克森的進球,4比1戰勝大連一方隊。中新社記者 陳骥旻 攝
)
埃爾克森回歸恒大後進球頻繁。 (資料圖:7月16日晚,廣州恒大淘寶隊球員埃爾克森(左)在比賽中進球後與保利尼奧慶祝。當晚,2019賽季中超聯賽第18輪賽事在廣州繼續進行,廣州恒大淘寶憑借保利尼奧的“帽子戲法”和埃爾克森的進球,4比1戰勝大連一方隊。中新社記者 陳骥旻 攝 )

  本賽季從上港轉會重回恒大之後,埃爾克森依舊保持了超高的進球效率,在參加的6場比賽中打進7球。算上此前在上港的出色發揮,他也在本場比賽將進球數字提升到了15個,射手榜上僅次于紮哈維位居次席。

  裏程碑之夜,埃爾克森再度成爲了那個最爲耀眼的球星之一。在兩隊苦苦糾纏之際,正是他的進球幫助球隊重新獲得領先優勢,並最終轉化爲勝勢。

  在恒大與上港、國安的爭冠愈演愈烈之時,埃爾克森的進球屢屢幫助球隊斬獲關鍵積分。歸來的埃神,再度成爲了恒大的救星。此戰過後,恒大的領先優勢已經來到了7分,奪冠的難度陡然降低。誠然,這並非埃爾克森一人之功,但他總能成爲恒大光輝曆史中的關鍵一環。

    資料圖:埃爾克森此前效力恒大期間。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資料圖:埃爾克森此前效力恒大期間。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與武磊同年參加中超,無論作爲對手還是隊友,埃爾克森和武磊一直保持著競爭和鼓勵並存的關系。如今武磊遠赴西班牙,這也讓埃爾克森與其進球數不斷接近,最終完成超越。

  關于自己打破武磊的進球紀錄,埃爾克森表示:“很高興能夠打破武磊這個進球紀錄,剛才更衣室隊友們也向我表達了祝賀。馬上要在中國待滿七年了,球場上追逐更多進球,我也希望這個賽季能夠有更多進球,幫助我球隊取得冠軍。”

  本場比賽過後,埃爾克森已經在中超打進103球,距離中國頂級聯賽(中超+甲A)的總射手王李金羽的120球已經不遠。若無意外情況,明年他基本上也會作爲恒大的主力前鋒征戰聯賽。按目前的狀態,埃爾克森能否完成超越似乎只是時間問題。

    埃爾克森(中)。 (資料圖:2013年亞冠聯賽半決賽第二回合比賽中,廣州恒大隊在主場以4比0大勝柏太陽神隊,從而以兩回合8比1的總比分晉級決賽。圖片來源:CFP視覺中國)
    埃爾克森(中)。 (資料圖:2013年亞冠聯賽半決賽第二回合比賽中,廣州恒大隊在主場以4比0大勝柏太陽神隊,從而以兩回合8比1的總比分晉級決賽。圖片來源:CFP視覺中國)

  有消息稱,一周前,中國足協向亞足聯提交了2022年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的大名單,在這多達60人的名單裏,最大的看點無疑是埃爾克森的入選。不少媒體分析稱,他將成爲中國足球曆史上,首位非華裔的歸化國腳。

  武磊+埃爾克森,這對預想中的國足鋒線組合早已被球迷們討論許久。“鋒無力”是國足固有的頑疾,如果說武磊的出現讓球迷們看到了曙光,那如今埃爾克森的馳援,無疑有了根治這一頑疾的良方。二人在上港作爲隊友時的化學反應,難免不讓人浮想聯翩。

  以往的國家隊比賽中,武磊總會受到對方的特殊照顧,從而在場上顯得頗有些獨木難支。如果給他一個埃爾克森這樣的幫手,他或許就能給球迷們帶來驚喜。超強的終結能力以及對抗頂級防守球員的經驗,是埃爾克森最大的優勢,這也正是武磊所欠缺的。兩位球員互相取長補短,能達到珠聯璧合的效果。

  這位廣州恒大一直以來的救星,會成爲中國足球期盼多年的“答案”嗎?(完)